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师兄师弟的欢好
师兄师弟的欢好

师兄师弟的欢好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师弟正在看闲书,翻到下一页时,里面的内容突然就从「师兄教师弟练剑,真真兄弟情深」这种感人的句子变成了「师兄把师弟的亵裤撕破,用胯下那柄利剑惩罚师弟的失误」这种香艳的句子。

  师弟:「……」

  这时窗外响起「咳咳咳……」的咳嗽声,原来是楚成轩来邀请师弟去后花园练剑。

  至于为什么是后花园。

  师兄表示当然是气氛好,况且后山已经没有新意了……小师弟对着师兄甜甜一笑,欢快应了声「好——」便屁颠屁颠跟着出去。

  完全忘了刚刚在书里看到的内容,哦,这本书貌似还是师兄特意拿给师弟解闷的……后花园里。

  「师兄,我们开始吧!这里景色真好!练剑都很愉快呢!」小师弟十分天真。

  「是呀,师兄一定会好好练『剑』的,师兄的『剑法』高深莫测,一般人面前师兄都不会展示的,今天开始,师兄只和你一起练,怎么样?云儿不是最喜欢师兄的『剑』吗?」师兄再次开啓腹黑模式!

  「嗯?是啊!师兄的剑锋利无比,削铁如泥,是江湖里排名第一的宝剑呢!

  」小师弟说着还带了些小骄傲的口气。

  「嗯——不过师兄今日不是用这把宝剑,师兄还有一把『剑』,云儿最喜欢它了。」「咦?师兄还有一把剑!我怎么不知道!啊啊啊师兄!快给我看看嘛!」小师弟开始撒娇了,师兄居然瞒我耶!

  楚成轩在心里默默握了握拳!

  成功!

  慢慢靠近师弟,将云非卿一把搂进怀里,下身贴近师弟的大腿根部,用力蹭了蹭,磨的怀中人杏眼一睁,小脸迅速升起红霞,呆立着一动不动。

  楚成轩低头在师弟耳边吐气:「云儿,不是最喜欢这把『剑』吗?前几天可是爱不释口哦……」「唔……师兄好讨厌,又戏弄我!」云非卿小声娇嗔,俏脸红彤彤的,像个熟透的小苹果!

  「云儿可不许偷懒,今日陪师兄好好练『剑』哦,师兄想死你了。」说完一把将云非卿打横抱起,窜进了旁边的花丛中,把小师弟放在一块干净的平地上。

  「唔……师兄,不要在外面嘛,好奇怪,太……太淫乱了!」「放心,今天这里没人来,云儿快帮师兄取出你最爱的『剑』。」师弟也很是兴奋,第一次野合诶……如果和师兄的话……也没关系吧。

  于是云非卿从地上坐了起来,然后跪坐在师兄胯下,把师兄的裤子迅速扒下,小手一颤一颤的从亵裤里把那跳动着的巨根掏了出来,那肉棒暴露在空气中,发出一股男人特有的气味,肉根兴奋的不停在师弟小脸上拍打,师弟抓住乱甩的巨茎,张开小嘴就含了进去。

  云非卿跪在地上,嘴里拚命吞吐着楚成轩充血涨大的巨物,小肉臀不断摇摆着,开始自动分泌出淫液,就在小师弟忍不住要开口求干的时候,楚成轩一把将小师弟拉了起来,然后放任小师弟自个儿拚命夹紧双腿,想通过摩擦双腿内侧止痒,自己在一边摆好姿势,做出了一个标准的紮马步的姿势。

  「来……云儿,师兄今天陪你练功,你也帮师兄练练这下盘,虽然师兄下盘很稳,但是也需勤加苦练,今日云儿就坐到师兄腿上,师兄看看能坚持多久,好么?」楚成轩拍拍大腿,示意云非卿坐上来。

  小师弟看着师兄那紮实的马步,以及腿间竖起的硕大凶器,心里已明了,虽然有点难为情,却还是不堪情欲的折磨,迳直小碎步地移动了过去。

  云非卿羞怯地分开了双腿,扶着师兄健壮的后腰,慢慢坐上了楚成轩分叉开的大腿,脚腕勾住腰部,臀部对准肉棒后,一寸一寸的往下坐,全根没入后,咬着下唇享受被师兄充满的快感。

  楚成轩双手禁锢住师弟纤腰,保持着站立紮马步的姿势,胯部开始用力向上撞击,拱地小师弟后穴死命缩紧,口中呻吟连连:「哦哦……!嗯啊!!哈啊!

  好猛!好厉害!肉棒操死云儿了!嗯啊!师兄好会干云儿,云儿爽死了!」「小骚宝贝儿,我的骚云儿,师兄这马步紮的厉害吧,是不是要把你个小骚货操的爽上天了?嗯?」「嗯啊啊!呀哈啊……好热,师兄最厉害了!再用力点,用力干云儿,云儿还能更骚的,云儿就是师兄的小骚货。」「该死!你这个小妖精要师兄死在你身上吗!屁股里夹的忒紧!浪货!快松穴!让师兄干死你这个骚货!」「嗯唔……不要,云儿就喜欢师兄的大肉棒,云儿不要离开,就要夹,夹断师兄啊啊啊撞到了!呜呜云儿就骚,骚穴骚死了,骚穴想死了大肉棒,不准离开了!」楚成轩被师弟的淫言浪语刺激的理智全失,握紧那扭动的细腰,疯了似的拚命向上顶撞,一边撞击一遍揉搓那硬起来的乳粒,用力向外拉扯,嘴里骂道:「淫妇!天生就是给男人干的!不过你只能有师兄一个男人,要是敢勾引其它男人,看我不把你活活干死!」「啊啊啊啊啊好爽再用力干云儿!肉棒再深点!干破云儿的肚皮吧!云儿只是师兄的淫妇,只给师兄这么干!师兄快干死云儿!云儿要去了……」楚成轩突然站直了身子,那滴水的嫩穴又往下深深的坐了一下狠的,硕大的龟头碾压最骚的那点,让师弟尖叫着吐出了白浊,全身都被那孽根干的痉挛,再无丝毫力气。

  楚成轩将小师弟放在了草地上,一屁股虚坐到他胸前,抡起巨茎就开始掌嘴,嘴里骂着:「你这张淫嘴就会说淫话,师兄要好好教训一下!看你还敢发骚!

  」

  小师弟小嘴被拍打的红了一片,却是一脸享受巨物在自己脸上的驰骋。

  最后楚成轩猛然站起身,对着师弟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射了一股浓精,看着浑身上下都是自己精液的师弟,师兄满意的躺在了晕倒的师弟身边。

  那天在花园里练「剑」后,楚成轩很是苦恼,因为他的小师弟非常生气!后果很严重!直接导致云非卿拒绝他每一次提出的在外面野合的要求。

  这时师尊正好有一个任务要交给楚成轩,说是山下有狐妖祸害百姓,狐妖专挑精壮富有阳刚之气的男子,化作他们心上人的模样,要是没有心上人,便会化身妖娆妩媚的美人,将男子勾引到荒郊野外,与之欢好,最残忍的是,会在男子兴致高涨,飘飘欲仙时吸干男子的精气,所以受害男子被发现时,都是只剩下一副皮包骨,身下那物,还会留下狐妖的爪印,茎身遍布划痕伤口,手段极为淫虐。

  楚成轩本就是大义凛然之人,一身侠肝义胆,虽然平时待人冷淡,却最看不得此等祸害人命的事发生。当即应承下来,并决定今晚便去会会那狐妖。

  临行之时,云非卿还不放弃地要求自己也要一同前去。

  那狐妖听起来厉害的很,伤了师兄怎么办?我也可以保护师兄的,我的剑术虽然不是顶好,却也能在江湖上排上名号的!

  「云儿,听话,师兄去去便回,有什么妖物能迷惑住师兄呢,师兄这么厉害,云儿难道还不相信师兄?」楚成轩态度很强硬,他是不肯让自己的宝贝师弟去见那等妖物的,他的小师弟,他要一辈子捧在手心,用心呵护,将世间一切美好之物都展现在他眼前。

  「师兄!云儿也可以保护师兄的!师兄你就让我去吧!」小师弟急得直跺脚!

  「不。云儿,其他事师兄都可以妥协,唯独危险之事,师兄绝不答应!」楚成轩又恢复成了与师弟心意相通之前的那个面瘫冷漠的师兄。

  周围的师弟师妹瞧见了,都窃窃私语,说大师兄怎么和小师弟什么时候如此亲近了,去会个狐妖而已,大师兄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搞定,于是有人便小声议论说:「小师弟太任性了,及冠了都还没懂事呢!」「是啊,不以大局为重,只顾自己私欲,耍脾气呢,嗨!真娇气!」匡当!

  议论纷纷的衆人都停止了私语,望向面前被剑气劈成两半的板凳,擡眼便被楚成轩阴鸷冷冽的目光惊的心一颤。

  只见楚成轩「唰」地将剑收回了剑鞘,一把搂过小师弟紧紧固定在怀里,一手抚慰性的轻抚云非卿的柔软黑发,然后一头靠在师弟一边肩头,鸦雀无声的大厅里,楚成轩幽幽道:「我惯的。」大厅顿时传来一阵吸气声。

  楚成轩冷眼扫视衆人,最后向师尊重华微微低了低头,便抱起云非卿就离开了大厅,留下衆人膛目结舌,唯有重华眼角一弯,富有深意地勾了勾唇角。

  成轩阁内。

  二人一进房门,云非卿就猛然将楚成轩压在了门上,勾住师兄的后颈,踮起脚便送上了自己的唇,由于吻的乱无章法,小师弟不一会儿就喘起了粗气,刚放开了师兄的唇。楚成轩便立刻反客为主,转身将小师弟压在门板上,将师弟的双手禁锢在头顶,低头狠狠吻住师弟的柔软唇瓣,吮吸时探入火热的舌尖,勾住师弟的粉舌,相互缠绕。

  激吻过后,二人都有些心猿意马,可考虑到今晚有要事缠身,楚成轩还是压制下了下身的骚动,嘬了嘬那被自己蹂躏的红润小嘴,便转身离开。

  后方传来云非卿深情的一句低语:「师兄,我的心,已经丢了。回来,要记得还。」楚成轩淡淡一笑,心头一甜,加快了脚步。

  楚成轩下山后已是夜色深沉,走到一片树林里,他便感应到了一股妖气,还嗅到了一丝类似狐骚味儿的气味,循着气味深入林子深处,有一种声音越来越清晰。

  是熟悉的,欢爱交媾的声音。

  楚成轩加快了脚步,知道这一定是狐妖正在祸害人,得去拿下这妖孽!

  果然,走到一片树丛时,入眼便看到了两具交缠的身躯,只是他们正在交合,楚成轩不敢轻举妄动,怕是害了那被狐妖看上的男子。

  楚成轩纵身一跃,跳到了旁边一棵树上,准备瞄准时机,一举拿下!他在上面盯着那两人,看着看着目光便不受控制的被交缠的二人吸引了。

  只见那狐妖有一张极媚的脸蛋,跨坐在男子身上,身下不断上下摇摆,吞吐着男子的阳物,嘴里发出酥媚入骨的呻吟:「哦……公子,你好大,人家快被你弄死了……」「你这小妖精,屁眼忒紧!莫不是狐狸精,怎的如此勾人,嗯哼!干死你!

  」

  那狐妖原是一只公狐,只见他魅惑一笑,突然擡头往上,正对着楚成轩藏身方向,幽幽道:「是啊……人家,就是一只狐狸精。」楚成轩心跳突然漏了一拍,因为他看清了那张脸。

  那张脸,竟是他的小师弟,云非卿的脸!

  那狐妖已现妖身,头顶长出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后腰处一根狐狸尾巴不断摇曳摆动着,顶着云非卿的脸,突然笑的很无辜。

  就像平时小师弟那样。

  楚成轩被定住身一般,半天没有回神,而下面那狐妖,在身下男子出了精后,对着男子吹了口气,男子瞬间昏死了过去。

  狐妖并未吸取男子精气,起身便将楚成轩用掌力击了下来,楚成轩这时才回神,双手猛然握紧狐妖的细腰,拉向自己怀里,擡起狐妖的下巴,一字一顿,阴狠道:「你这妖孽!竟敢僞装成云儿的模样,做此等肮脏事,找死!」那狐妖无丝毫惧意,反倒贴紧了楚成轩的结实胸膛,小手在他下身处挑逗,擡眼轻笑:「师兄——都硬了,还死不死的呢……」楚成轩面色一僵,猛然推开狐妖,宝剑出鞘,一剑劈开了幻影,直接将狐妖打回了原形,那狐妖坐在地上吐血,虚弱的直喘:「额啊!竟然识破了我的幻术,今日落入你手中,算我栽了……咳……」楚成轩正要上前收了这作孽的狐妖,突然听到了小师弟的声音,回头一看,果然是云非卿跑了过来,大喘气着,拉着他的手。

  「师兄!哈啊……哈……我……我等了你好久,还没回来,就……就来找你了,哈!果然搞定了这狐妖,师兄真厉害!」楚成轩正想指责几句,忽然一道白光掠过,他拽住云非卿便一躲,那狐妖死到临头竟还想伤害云非卿。

  楚成轩发动内力,长剑一挥,那狐妖便顷刻幻灭,只留下一颗内丹。

  楚成轩收功立刻询问云非卿有无大碍,小师弟摇了摇头,低下头认错:「我没事,对不起啊师兄,差点坏事……」楚成轩看到小宝贝儿露出这种楚楚可怜的神情,怎还忍心出口责怪,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算了,我们回去吧,回去再好好治治你!」

  成轩阁内。

  楚成轩一进门便抱起小师弟摔在了檀木大床上,扯开师弟的衣襟,重重压了上去,吮吸着那粉红的乳珠。

  其实楚成轩刚刚被狐妖挑逗的下身早已坚硬如铁,一直压抑着情欲将狐妖击败,这下再也忍不住,心中暗想今晚定要大战三百回合!

  脑中想着那狐妖化作师弟模样时,头上两只可爱柔软的耳朵,还会一动一动的,实在挠心,屁股后头还有一条长长的大尾巴。

  想着想着,便心中暗想如果能干一次这等模样的师弟,该是多舒爽。

  擡头要去吻师弟时,突然看到师弟头上长出了两只与那狐妖一模一样的耳朵,暗道不好,师弟怕是中了狐妖的毒,不过那狐妖当时早已被重伤,想来只剩下着小把戏,不会对师弟有什么伤害。

  云非卿发现师兄一直用一种极为入骨的眼神盯着他看,小脸一红,嗔道:「师兄,干嘛……这样看我,我,脸上有什么吗?」楚成轩邪邪一笑,低沉的声音响起:「呵——那狐妖,倒是送了我一份好礼。

  」

  「唔……什么?师兄,唔嗯啊……」

  楚成轩把身下快要爆炸的巨根塞进那张小嘴里,两手不断抚摸那柔软的头毛和两侧的毛茸茸的小耳朵,爱不释手。

  云非卿艰难吞吐着那肉根,伸出舌尖来回舔舐柱身,又含进一个头部,在马眼处抵弄,舌头灵活的挑弄前端头部下方的微凹处,突然重重吮吸,那吸力像是要活生生从里面吸出什么似的。

  楚成轩忍住强烈的射精感,抽出巨物,擡起云非卿的下巴。

  「小妖精,就这么饥渴?师兄的东西,可不能轻易给了你。」下一秒楚成轩将小师弟翻了个身,使他摆出了上身趴在床单,下身跪立着的姿势,那尾椎处已长出了一条雪白顺滑的毛绒狐尾。

  楚成轩握住那尾巴,轻轻抚弄着,忽的将那尾戳向师弟的后穴,细毛抚慰着肉壁,搔的嫩穴奇痒无比,媚肉纠缠,吸住探进来的异物,云非卿只当是师兄用了些情趣道具,开口叫唤:「啊……师兄,不要别的东西,只要师兄的肉棒,云儿想吃师兄的大宝贝儿……」「云儿,这可是你自己的东西呢,怎么,不舒服?」云非卿疑惑转头望向后处,只见一根通体纯白的尾巴插进了自己后处,而那尾巴竟是连在自己身上的。

  云非卿惊的杏眼大睁,惊呼出声:「这……这是甚么!?狐妖的尾巴?怎么会这样……啊啊!师兄,别!别伸进来呀……」楚成轩手握那尾持续旋转着抽插着,坏笑:「云儿,师兄爱死你这副模样了,真真是个勾人魂魄的小狐狸精。放心,只是狐妖的小把戏,过会儿就会恢复如初。」「哎呀!云儿不是狐狸精!师兄你不许乱讲了!」小师弟皱着秀眉,扁嘴嘟囔着。

  「好好好,云儿不是狐狸精,是师兄捡来的小狐狸,现在师兄准备讨些好处,云儿给不给?」凑上去咬住那毛绒的耳朵,伸出舌头舔弄着。

  狐狸性本淫,哪怕是暂时维持半狐之身,也摆脱不了淫性,被楚成轩舔弄的浑身酥麻,云非卿双手勾住师兄的后颈,把他的头往胸前按,弓起身子送上自己的粉红乳尖。

  楚成轩用牙齿细细碾压着乳粒,那乳头立即便硬挺了起来,愈发肿大,另一颗乳珠失了宠爱,立刻不满的也凑了上去,楚成轩轻笑一声,用两指钳住那颗,细细捻揉着。

  云非卿仰起头呼出热气,两只毛绒耳朵时不时颤了颤,抖动着彷佛也被快感侵占。

  把那两颗肉粒玩弄的肿大不堪后,楚成轩心头忽冒邪火,想着师弟这幅可爱模样以后怕是再也见不着了,何不玩点新鲜刺激的。心中一动,已决定了今晚操翻这小狐狸的各种手段。

  云非卿还在低喘,忽然感觉自己双手被缚。只见那两手并着被一条红色缎子紧扣,打了个死结,然后被挂在了头顶上方的横柱,紧接着那细白双腿也被大大分开到极致,腿弯处被绸缎也死死固定在了床沿。

  如今小师弟被束缚的不得动弹,两腿分的极开,下身粉茎翘立着,上头冒出点点清液。楚成轩又取了一条缎子,从那粉茎根部开始,一圈一圈往上绕,最后在顶端打了个蝴蝶结,甚为可爱。

  那条大尾巴被云非卿压在了股下,上面的细毛挑拨着后穴不住流出淫液,汩汩流下浸湿了白毛。

  「师兄……不行了,快进……进来罢……受不住了,下面好痒……」楚成轩一直注视着眼前美景,粗喘了口热气,上前扣住细腰,刚准备深入到底,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床下抽出来一根细细的麻绳。

  云非卿已头脑发昏,身下饥渴难耐,始终没有硬物进来冲撞,微微睁开眼,媚眼瞧着自家师兄,却脸色骤然一变。他看见楚成轩竟将一条粗麻制成的的细绳一圈一圈捆在了他那巨根上,本就雄伟壮硕的阳根被装饰一番后更加狰狞可怖,看着那粗糙凹凸不平的材质,身下小穴一抽,骤然自动收缩,彷佛期待着硬物的进入。

  楚成轩处理好下身后,又掏出一个小瓷瓶,一指探入挖出一点白色的膏状东西,再用力捅进甬道,突破媚肉的重重的缠绕,均匀抹在了肉壁内侧和最深处,手指猛然抽出,竟是颇费了着气力,那吸力实在太强,抽出时带出了不少翻滚出的媚肉。

  云非卿骚穴里本就瘙痒,不住流出淫水,这下不知被抹了什么药,感觉内壁更加敏感,源源不断流出更多的淫水,已经将整个床单浸湿。

  被情欲折磨的厉害,云非卿开始全身扭动,试图摆脱束缚,嘤嘤呻吟:「嗯哼哼啊嗯……啊嗯……别折磨云儿……呜呜师兄……云儿情愿被干死,师兄,快啊……」声音颤抖,尾音媚的让人头皮发麻。

  「骚狐狸——师兄今晚就陪你干一整晚,保管你浪的不知今日是何年。」说罢扣紧那妖娆摆动的腰身,胯下狰狞巨物猛然捅破紧窒穴口,冲入最深处,粗糙的升级版肉柱狠狠摩擦着异常敏感的肉壁,自身却因外物的阻隔,少了些许摩擦感,因此更加持久,不至于被这妖精随便一吸便要泄身。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啊呀啊嗯啊啊嗯啊啊啊啊!!」云非卿直接被那致命的刺激激的尖声哭叫,身下顿时便要倾泻,却被绑住柱身,拦住了出口,精液竟被堵塞,只能一股股吐出。本该一次性尽情高潮,此时却被迫延长了时间,持续的高潮将云非卿折磨的浑身抽搐,张开口也失声不能言语。

  埋在下身的粗壮巨物却才开始了征伐,缠着东西的肉根在湿穴里不断进出,粗糙的麻绳狠狠摩擦内壁,每次都强行突破紧缩着的肉穴的强力阻碍,将缠上来的媚肉一一磨平,抽出时又狠狠带出至穴口。

  「云儿……怎么样……舒不舒爽,师兄是不是干的你快活上天了?嘿!夹的真他妈紧!云儿的骚穴都被师兄操肿了吧?」云非卿无力的身子跟着撞击的频率在床上碰撞着,双手拽紧那缎子,双腿被不断耸动的健腰顶撞的不住往外拉伸的更开。

  云非卿觉得全身都被操弄着,耳朵不停的抖动颤动,下身的巨物还在以高频率的撞击速度狂抽猛干,突然一个深深的顶压,粗糙质感辗磨住最敏感刺激的骚点,柱身旋转摩挲着内壁,头部不同角度的顶弄那个点。云非卿突然拔高音量尖声浪叫:

  「天啊啊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哈啊……嗯哼嗯哼嗯啊哈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师兄你操死我了!云儿要被师兄活活操死了!呜呜呜呜呜呜呜云儿不活了……」浪潮既过,云非卿不住抽泣哭叫,身下的束缚突然撤去,粉茎一抖一抖的狂猛喷出浊液。

  楚成轩拔出肉根,也褪去了麻绳的束缚,紫红硬挺猛的又捅进了肉穴,狂猛的毫无间断的连续抽插了数百下,最后怒吼一声爆射出了大量精液,全部喷入穴里,云非卿全身猛然抽搐,下身一抖,竟又喷出了东西,不过并不全是白色的浊液,而是浅黄色的液体,中间夹杂着些稀薄的精液。

  云非卿竟被操弄的出了尿液!

  楚成轩看见自家师弟不仅被自己操翻的不成人样,还射精射尿一起来,被刺激的脑子一热,也在师弟体内射出了大泡尿液,强力的水柱冲击着敏感肉壁,尿液混着精液将小师弟肚皮撑的鼓起了。

  在师弟穴里摩挲了会儿,终是不舍的退了出来,那肉穴失了堵塞的物件,顿时流出大量浑浊的液体,汩汩不断,有精液也有师兄撒在里面的尿液。

  偃旗息鼓后,云非卿身上的兽耳与狐尾也渐渐消失,楚成轩将二人身子都清理过后,搂着晕死过去的师弟,便沉沉睡去。

  云非卿醒来后,觉得浑身酸疼,瞅瞅旁边一脸满足睡着的师兄,楚成轩大手还搂着小师弟,无意识的情况下,那只爪子还在云非卿腰上摸来摸去,再往下蹭到了挺翘的臀部,更是爱不释手,捏着软肉不断揉搓。

  云非卿俊脸一红,想起昨晚被师兄干的失禁,还在他的小穴里留下了那个,现在还没醒就对自己捏来捏去,臊到炸毛!

  师兄太过分了!坏死了!

  还在心里控诉师兄的恶行无法自拔,耳边突然传来楚成轩的一声梦呓:「嗯……云儿的屁股好滑……好嫩……摸起来……舒服……」!!!

  云非卿彻底炸了,强行挣脱楚成轩的怀抱,下床气冲冲的往外跑。

  这边楚成轩终于也醒了,当然是因为手上没了手感极好的臀肉。

  楚成轩发现师弟不在身边后,面色一冷,起身整理好衣束,便往大殿方向走去。

  大殿内。

  师尊重华正悠闲的喝着茶,骤然听到了脚步声,擡眼一瞧,果然是自个儿的好徒弟,便细细品着茶,淡淡开口:「今个儿真早啊,轩儿,可有什么要事?」「师尊可知云儿在何处?」楚成轩恭敬的行了个礼。

  「你的小师弟,本尊怎知在何处?」重华轻笑,然后放下茶杯,又调侃道:

  「莫不是云儿被你欺负的不行,躲着你去了?呵,徒弟啊,师尊一直教导你,凡事不可做过头,这几晚,云儿没少被你折腾吧?」「这……我……」楚成轩面露窘色。

  「哈哈,也不必过于困扰,本尊也是遇到过此类情况的,嗯……不得不说,这一对师徒,着实都是美味可口啊,我们师徒俩情难自控,都是可以理解的嘛,哈哈……」楚成轩嘴角抽了抽。

  「好好好,不逗你了,有几个弟子看到云儿去了天华山,快去寻吧,可要好好哄,要不然,嗯?呵呵,晚上可不好过了,哈哈哈哈哈……」重华笑的甚是,狂野……看来师尊这方面经验丰富啊,日后有必要和师尊认真讨教讨教。师兄认真的想。

  要说,这天华山离青云派并不远,策马前去,不过一个时辰便能到达山顶,可云非卿似乎并没骑马前去,怕是御剑直达的。

  楚成轩皱了皱眉,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以云非卿的资质,陆地上耍剑是没问题,甚至可以在江湖上排上名号,可御剑登山,还是有些风险的。

  楚成轩牵了匹脚力好的大马,跨上去便直奔天华山。

  一个时辰后,楚成轩赶到天华山顶,把马牵好,链子绑在了一颗槐树上。走了没几步,入眼便是一个小木屋,里面似乎没人,可是生活所需的东西都一应俱全,应是有人家居住。

  再转身走了几步,天地开阔,山峦叠嶂,刚开的栀子花,正释放的沁人心田的清香,时而传来鸟儿在蓝天飞翔时的鸣叫。

  真是一派春色美景!

  楚成轩也被这自然美景吸引了目光,在这美景之中,他忽然发现有一处正冒着腾腾升起的白雾。

  看来这山中有一眼温泉。

  楚成轩施了个轻功,转眼便到了那冒白烟之处,在烟雾缭绕之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慢慢显形。

  那人上半身露出水面,精瘦的腰身不堪一握,沿着身体美好的曲线往上,平坦的小腹,白皙的胸膛上面点缀着两颗粉红,肩部凸出的锁骨,性感的不可方物,看得人口干舌燥,再往上,是一张被热水熏陶的红脸,正是云非卿无误。

  只见那泉中少年闭着眼,咬着下唇,秀眉微蹙,似是在忍耐着什么。

  楚成轩定睛一看,才发现水里有些动静,走近了几步,发现水里正是这少年的手,正在……自渎……楚成轩暂时按下心中的躁动,观察了一边的植物花草,果不其然,这温泉边,种了一圈的催情花,并没有媚药那么强的功效,只是能在温泉的热气中,让人因这花香动情,使情欲微微翻腾。

  楚成轩皱眉,谁会在温泉边种这等催情的植物,难道是那木屋的主人?还真是……有情调……要说这云非卿也是不小心中的招,只是想到山顶散散心,发现周边竟有一眼温泉,便想泡泡放松一会儿,褪去衣衫,进到水里,刚开始还真是舒服无比,全身心都疏通了不少,还有花的清香,十分享受!

  可是没一会儿就觉得全身微微燥热了起来,下身微挺,后穴也似乎在收翕着,脑中也略有昏沉之感,一下子就想到了师兄的那张面瘫脸,脸一红,暗骂自己还想着那只知道发情的坏蛋干嘛,手却忍不住向下探入,颤巍巍的握住那根小东西,闭着眼,想着师兄,套弄了起来。

  「嗯唔……好热,师兄……啊……」

  「天啊……好舒服,嗯啊,师兄摸的云儿好爽……」楚成轩觉得自己嗓子干得发疼,下身也早已撑起了鼓鼓的一个大包,自家小宝贝儿一个人在温泉里叫着自己自渎,简直不能细想。

  楚成轩眼神一暗,突然一把脱光了自己的上身,下边也只留个条亵裤,一根跳动的巨龙在里面不断叫嚣着,都快戳破了布料。

  这小妖精,任性生气就来到这么个没几个人的地方,再不好好治治,这幅勾人的模样,万一被其他男人看到,早被玩的虚脱了。

  走近不断喘息的云非卿,刚要碰上去,心中一动,一个好玩刺激又能让人长记性的好主意已成形。

  楚成轩勾唇一笑,上前一把抱住在水中自渎的云非卿,故意压低了声线:「呵,小美人儿——自个儿玩的舒爽吗?要不要哥哥陪你一起玩,嗯?」云非卿被突然的禁锢惊的一声低呼,下一秒水中扑通一下溅起层层水花,那人也进了温泉,把云非卿背对着卡在自己怀里,坐到自己双腿之间,宽厚的胸膛贴着单薄的后背。

  云非卿感觉到了有一根像烧热了的铁棒正抵着自己后腰,浑身一震,立马躁动起来。

  「啊……你是谁?快放开我!」

  「美人儿,别玩欲擒故纵的烂把戏哦,一个人在水里玩自己的身子,可不是想要勾引哥哥来疼你么?呵呵——」楚成轩向前恶劣的挺了挺腰。

  「啊……!不……不是的,你快放开我,我师兄知道有人碰了我,一定会杀了你的!」云非卿拚命挣紮。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让哥哥先爽爽,再去管你那劳什子师兄吧。」说罢大手靠近云非卿的前胸,两手各衔起一颗粉嫩乳珠,不断揉搓着,那粉红色的乳珠很快就硬挺了起来,肿大了一倍,色泽鲜艳,有水珠从上面滴落。

  「嗯啊……师兄!师兄……不要,不要碰我,嗯呜呜呜……」云非卿无力抵抗,坐在男人腿间,任由男人蹂躏。

  「啧啧……真是诱人的顔色,皮肤这么滑,平日里没少被男人滋润吧?说,有几个男人干过你?你那师兄,有哥哥的手活儿好吗?」楚成轩放过了粉红鲜艳的乳头,两手探入水中,带着云非卿的手套弄那根小东西,还贴近那发红的耳朵,继续逼问:「回答我,被几个男人操过?他们的肉棒,有哥哥的粗长吗?」强硬的抓过一只小手按在自己裤裆,隔着布料摩挲。

  那滚烫的热度惊的云非卿手都颤了一颤,却隐隐觉得有些熟悉,那么粗的东西……哎呀!想什么去了!发觉自己竟想着那流氓的肉棒,摇了摇头,立即强迫自己不要想了。

  「怎么?喜欢吗?哥哥这根大肉棒可是把无数纯情的美少年干的求饶求操,骚的比馆里的浪货还荡呢……放心,一定让你也满足的爽上天……」云非卿突然嘤嘤的抽泣了起来,他不想被师兄以外的男人碰,更何况这个男人还不断用言语羞辱着他,他觉得他要对不起师兄了,连自己都不能保护好。

  谁知这个男人听到自己的哭声后更加兴奋,还激动的低吼了一声。

  楚成轩在水中分开那两条细腿儿,架着腿弯将腿对折到云非卿胸前,把整个下身全部打开后,伸出两只粗糙的手指,用力捅进了那在水中不断收缩的嫩穴,手指微微弯折,刮弄着热湿敏感的内壁。

  「妈的!真紧!咬着就不放!骚货!哥哥受不住了,现在就干了你!」楚成轩的理智被师弟的紧致嫩穴活生生夹断了,什么也不顾了,抽出手指,两手发力,硬生生扯裂了自己的亵裤,巨物弹跳而出,烫的云非卿身子都软了,脱口便「啊!」的叫出来。一手抱紧师弟被对折在胸前的双腿,一手在水里握住不断拍打着泉水的巨根,对准穴口,猛的刺进了最深处。

  「呀啊啊啊啊!!!」下身被滚烫的肉根贯穿,硕大龟头顶到最要命的那一点,云非卿忍不住的拚命收紧后穴,被刺激的头皮发麻,血液往脑子里冲,仰起头直往身后男人肩上靠,眯着眼,满脸痛苦又爽快的神色。

  「嘿诶嗯!嗯!紧!真他妈紧!真是个尤物,天生就是用来给哥哥干穴的妖精!嘿!被男人强暴都能爽成你这骚样儿!看来就是个万人骑过的货色吧!」男人还在出言羞辱。

  「不!不!啊啊啊!我不是!我不是!」云非卿疯了一样甩头,他也知道自己在被别的男人侵犯,却不知为何自己不能抵御这种熟悉的快感,他只感到那根东西让他很安心,很快乐,刺激到不行!就像……就像和师兄欢爱时一样……烟雾缭绕的水面,只见一支粗长的性器在水中不断进出密穴,高速的进攻频率让云非卿整个身子都在水中晃动。

  楚成轩觉得干的还不够过瘾,翻过师弟的身子,按在温泉里的墙壁上,擡高双腿,环绕在自己腰上,胸膛死死贴紧他的前胸,双手固定紧细腰,打桩般猛的挺腰往前冲撞,整根肉根直直捅进了温热甬道,在水中持续抽插操干,混着些许泉水也涌进了穴口,然而无比粗壮的茎身硬生生将里面不管是什么水都随着挺进而挤了出来,被插出来的淫水在穴口被那俩巨大的囊袋拍打按压的成了白沫。

  「天啊!呜呜呜!太用力啊!啊啊要被搞死了要被你干死了啊啊啊!!轻点,求求你,求求你,轻点……」云非卿被狂猛而有力的冲撞折腾到全身都在抽搐,说话都渐渐没力气了。

  「哼!轻点能满足你吗!我猜你平时一晚上同时被好几个猛男轮着干吧!骚穴骚的流出一池子的水吧!?这个池子恐怕都装不完你发骚发浪时候流的骚水吧!」边说边用力顶撞最骚的那个点。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师兄,师兄快救我,呜呜呜……」云非卿越哭下边越缩的紧,在绝望中,云非卿突然感受到了穴里那物的尺寸和形状,之前刺激太大,并未察觉到什么,现在细细描摹,确实,是自己不可能忘掉的模样。

  「呜呜呜……师兄!师兄!是你吗!呜呜呜你坏死了!这么捉弄我!混蛋!

  我恨死你了!呜呜呜」

  听到师弟认出来了,楚成轩也干脆不演了,伸手抹去师弟的眼泪,在唇上嘬了一下,轻声安慰:「乖,云儿,是师兄,谁要你一个人偷偷到这山上来,还闻了催情花的花香,你知道有多危险吗?」「呜呜……哼唔……那,那你也不能这样啊,太过分了!呜呜……」云非卿知道是师兄而不是其他男人干了自己的身子,松了一口气,却更加生气了!

  「好好好……不哭了,算是师兄的错,师兄也只是想给你个教训,对了,你是怎么认出师兄的?」小师弟顿时僵硬了身子,含糊不清:「就……就是……那个,嗯,我,我不说!」其实楚成轩在小师弟刚刚吞吞吐吐时不经意的缩穴时就猜到了,心中畅快无比,简直想大吼三声!

  哈哈哈哈哈!我家小师弟喜欢我这根大肉棒喜欢的不得了!喜欢到根据肉棒的形状大小就能分辨出人了!哈哈哈哈哈!

  内心雀跃欢呼吹口哨,面上还是没有太大起伏,反而逼问:「是不是,因为这个?嗯?」说着狠狠挺了挺身子。

  「呀啊!嗯啊!」小师弟脸都红成苹果了,依旧咬着下唇,不肯张嘴承认。

  「说呀!是不是?嗯?是师兄的肉棒让你认出来的吧?看来,师兄这根大宝贝儿深为云儿欢喜啊——」见师弟一直不肯开口,楚成轩的那股子邪劲又上来了,手下掰开收缩的菊穴,猛的抽出肉根,在穴口还未来得及闭合的时候又猛的一捅到底,死死辗磨着凸起的那个点。

  「哈啊!呀啊啊啊啊!坏蛋!轻点!屁股要坏了!」「嘿!还不说?不说我就继续干!干的云儿下面的小嘴儿合不上!」狠狠威胁着。

  「嗯呜呜……哈啊!啊啊嗯!嗯嗯嗯!我说!哈!是……是师兄的……肉棒……」「什么?大声点!说完整!」又使劲儿往深处猛送。

  「呜呜呜呜太爽了!是师兄的大肉棒让我认出师兄的!!呜呜师兄的肉棒云儿死都忘不了的……」「好!以后天天都给云儿大肉棒吃!来,我们上去!」终于听到了想听到的话,楚成轩内心无比充实满足,抱着师弟上了地面,跪坐在云非卿胸前,把着肉棒,对着那张俊脸,搓了一下前端,猛然爆射出大量白浊液体,浸湿了云非卿整张俊顔,又猛的站起身,像撒尿那样把着阳根,上上下下射满了云非卿全身,最后把巨龙塞进那张小嘴里,强迫师弟舔干净并且全部吞下去后,才勉强让肉棒消停下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