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高圆圆与江一燕
高圆圆与江一燕

高圆圆与江一燕

一部taxi,我们很快回到了宾馆的房间。

  进了房间,圆圆就开始嚷嚷了:「你骗我,不是说吃了晚饭,还看电影吗!

  怎么这就回来了呢!」我笑笑说:「不要急嘛,我也只是说可能会错过一场好戏,可能知道不?不过我估计能看到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那我们回来干嘛?还不快去!」「不,我们就在这看!」「就在这看?这里有什么好看的?」「你知道我在陆川的那本笔记本里,在最新的记录上还看到了谁?」「谁啊谁啊?」圆圆好奇地问道。

  「哦哟,高大小姐,这事不关己,你可八卦不少啊!」「讨厌,你快说嘛!」「江一燕!」我一字一顿的说道。

  「啊?爬爬?(爬爬是江一燕的昵称)她也被潜规则啦?」圆圆眼睛睁得老大,有点不可思议的样子。

  「你以为人人都向你那么纯洁那!人家还巴不得被潜规则呢!我告诉你吧,陆川给你俩开出的条件是一样的,但是他下一部的影片只可能有一个女主角吧,他可是典型的一稿多投啊!知道人心险恶了吧!因为他料定你们还想在圈子里面混,就算吃了亏也只能忍了!」「没想到他竟然这么阴险,他妈的!」当听到他妈的从圆圆的最终蹦出时,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他妈的也他妈的太没有气势了,这是念儿歌呢?

  「我看他下午的计划失败了,又被我整得灰头土脸的,我估计他晚上会拿江一燕来出出气,所以我才说,晚上可能会有一场好戏哦!」「真的嘛?你可真会瞎猜!」「是不是瞎猜,一会你就知道了!」「那就算是有,我们怎么看啊?」圆圆一脸的疑惑。

  「哈哈哈,让你知道什么叫运筹帷幄之中!我在陆川的房里一共放了5个摄像头,没想到吧,原因就是为了防止他不在床上对你实施侵犯,否则我就拍不到证据了。所以我在套房的各个角落散步了5个摄像头。分别是在阳台,客厅,卧室,卫生间,和走廊。下午我当着他的面,只拿掉了卧室里面的那个摄像头,其他几个都还在呢,我估计他现在对卧室也会有阴影了,说不定会在其他地方行动哦……」「哇塞,你可太绝了!」「那当然,否则怎么有本事救你!」我将无线接收器连上了电视机,开始接受房内的图像,目前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动静。

  「怎么什么都看不到啊,阿宝?」「不要急嘛,瞧你这城府,一看就是被人算计的命。」「哼,了不起死了你!」正在这时,画面里的门开了,进来两个声音,啪,灯被打开,正是一男一女两人,男的是陆川,女的是江一燕。

  看得出两个人都喝了点酒,陆川脚步有点不稳,而江一燕脸红红的,耳朵也有点红,应该是都喝酒了。两人进门后,陆川拽着江一燕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去。

  「陆导,要不要喝点茶,解解酒啊?你看你,一身的酒气,今天怎么喝了那么多酒啊!」「解什么酒,老子喝酒要你管!什么东西!」陆川没好气地说道,显然,下午的完败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挫折。「来,你也别坐着了,给老子跳个脱衣舞!」「什么?陆导,脱衣舞,我可没学过啊!」江一燕听到陆川这个要求,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装什么装,脱衣舞需要学嘛?你是北京舞蹈学院附属中学毕业的,跳舞难道不会?脱衣舞就是一边跳舞,一边脱衣,这都要我教!我当导演容易嘛!」我听到这句,笑得不行了!你当导演确实不容易啊,还要教演员跳脱衣舞,怎么自己不去跳一个啊。我看了一眼圆圆,发现她早已笑得在床上打滚了。

  再回到画面中,江一燕已经开始扭起了水蛇腰,搔首弄姿,好像她面前有一跟无形的钢管,她就靠着那跟管子做着从蹲下到起身的动作,那身体划出一个大大的S形。一边跳,一边接着自己胸前的纽扣,不一会,就露出了黑色的文胸。

  「这胸部,比起我家圆圆来,还是略小了点!」我在一旁评论道。

  「滚,色狼,那是小一点点吗!小很多!」「哈哈哈,要不你现在也脱下来跟她比比,我有点忘了你的尺寸了!」话音刚落,之间一个枕头横飞过来。

  等我再回到屏幕时,那黑色的文胸已经被解开,那胸部刷的弹了出来。恩,虽然不是很大,但是非常的翘,胸型还是很诱人的!做演员的,估计整天都在保养自己的胸腰腿臀,就靠着这些个地方傍大款了!

  看着这景象,陆川已经受不了了。「过来,坐到我身上来跳!」「遵命,陆导……」瞧这骚货,声音都那么骚。

  老子一听都有点失态了!

  只见江一燕端坐在陆川的大腿上,两只手不停在在陆川身上游移,胸部还老是在他脸上东蹭西蹭。陆川也不客气,伸出那猥琐的舌头在那里舔着。他的手也不闲着,放在江一燕的屁股上摸来摸去,后来索性直接伸到内裤里面去,好像在挖煤矿一样。

  过不了多久,陆川把手从江一燕的身上拿开,解开了自己裤子的拉链,把自己的小老二给挖了出来。我一看,靠,就那么七八厘米的小牙签,竟然搞了那么多女明星。

  「来,把内裤做了,坐上来!」娘的,连个前戏都不做,果然只是把江一燕当个泄愤的。

  「是,导演……」这还真是一个愿草,一个愿挨。

  只见江一燕迅速褪下身上仅存的黑色小T裤,拉下来的一瞬间都能看到淫水连着内裤。我想,你这小骚货还真不用什么前戏,都已经那么湿了,看来也是老吃老做了!

  「陆导,我上来了哦!」说罢,只见江一燕把自己的小穴对准陆川那鸡巴,一下子坐了下去,轻轻松松。

  我那时就想到一句话,牙签掉进铅桶里了!

  「啊……」做下去的一瞬间,江一燕爆发出了一声异常夸张的叫声。

  「圆圆,人家演戏可比你好啊!」我开玩笑说。

  「去你的,这哪叫好了。这个叫做作,一点都不真实!看你的大头鬼去!」「你动吧,我不动了!」陆川说道。

  只见江一燕像个性奴一样开始自己动了起来,一上一下的,还颇有节奏感。

  「啊……啊……好舒服……陆导把我草的好爽啊……嗯……」江一燕开始一个人呻吟了起来,我想,你可真能自high的!

  「草你的,谁草你了,你那是自己动的!再快一点!」看陆川这小子,嘴上挺硬,看他那脸也控制不住了,你爽你就说出来嘛,装比呢?

  「啊……啊……陆导,你把人家弄的舒服死了啦!啊……啊……快点……再快点……」江一燕一个人的独角戏演的到也投入!

  之间这时陆川站了起来,让江一燕跪着趴在沙发上,开始狗爬式了。

  「快一点是吧,好的,看老子不草死你!」之见陆川开始了电动马达臀,一前一后的抽插着,就是这是放了300%减速的电动马达臀,就这速度,你还草死她呢!

  「嗯……哦……好爽!好舒服……在插,再深一点,啊……」「草你妈的……草死你……」陆川一边喊着,一边加快了速度。

  「再重一点,好舒服……啊……」我心中暗想,你就一个牙签掉了进去,再怎么重有啥用啊!

  「娘的,你是导演啊!对我提那么多要求!草死你个骚货!」「嗯……再来……草死我这个骚货……啊……恩……」忽然间,陆川又加快了速度,猛插了几下,然后身体就抽搐了起来。我看了看表,草,就2分钟!你他妈的泡妞也太下血本了,就为了那么2分钟还要付出女主角的代价。

  陆川把他那小鸡巴拔了出来,哎哟,还没软下来。又过了一分钟,还没有软下来的迹象。我靠,敢情是吃了伟哥了!真敢拼啊!他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冲着江一燕喊着:「过来,舔干净!」「是,导演!」江一燕倒也听话,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性奴啊。

  「舒服嘛,陆导!人家功夫还不错吧……」一眨眼的功夫,江一燕已经满口喊着陆川那小肉棒,狂舔了起来。

  这样子好像在吃棒棒糖一样。

  「圆圆,你好好学着点!」「学什么学,这难道很好吃吗!色狼!」「真的很好吃哦,吃了会变漂亮的!」「去死,鬼才相信你!」江一燕一刻不停地舔着那小鸡巴,上上下下套弄着,我看着头颈也怪酸的。

  不一会,她就拔了出来,开始用手上下套弄起来。

  「谁让你用手了,骚货!」「导演,人家头酸嘛……」「那别弄了,在地上趴着,学狗爬!」江一燕非常听话地趴在了地上,屁股对着陆川,装作小狗的样子开始爬了起来:「汪,汪汪……」陆川看了还不过瘾,拿起沙发旁边的网球拍,照着江一燕的肛门就差了进去。

  「啊……」江一燕一声惨叫。

  「叫什么叫,这是狗该发出的声音吗!去……一边摇尾巴,一边爬到阳台上去!」「呜……汪汪……」只见江一燕屁股一摆一摆地爬到了阳台上。陆川紧随其后,到了阳台上,就让江一燕趴在阳台的落地窗上,把网球拍从江一燕的肛门里拔了出来,又一下插进了她的小穴。然后将自己的鸡巴一下插进了还未收缩的肛门里,开始抽插起来。

  我这看得还真有点出乎意料,你这小子,也不怕得adidas啊!够狠!还玩SM,我真是低估你了!

  「圆圆,你应该庆幸碰到了我了吧,你看看陆川这狗人,玩得花样还真不少来!」「变态,他是个大变态!」「啊……啊啊……轻一点……」「老子管你……草你的……」「陆导,上次说好的……女主角……不会有问题吧……」江一燕说起正事,还努力让自己的声音连贯了起来。

  「老子说过的话,你还不相信吗!草死你,敢在这时候跟老子提条件!」「嗯……啊……不敢了……陆导草的我好爽……大鸡巴插地好舒服啊……」尾声看到这里,我可忍不住了。我把电视关了,对圆圆说:「咋样,咱们也别闲着,你说是不?」圆圆也看得耳红心跳的,一听到我说这句,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头低下来,轻声说:「不闲着,还干嘛?」我淫笑着说:「HIAHIA,干嘛?让哥哥来教你!」说罢,就扑了上去,把她浑身上下脱了个精光,接着就开始吸起了她那粉色的奶头。

  「啊……死人……瞧你这猴急样!」圆圆用气挤出那么几个字。我伸手一摸她的小穴,哇塞,洪水泛滥啊!

  「哇塞,你这下面怎么啦?怎么湿成这样啊!」「嗯……什么啦!天气太热了,出汗!」「出汗啊?好,哥哥来给你擦擦!」我又施展出了我像加藤鹰偷师来的加藤鹰之手,开始替她「擦汗」。

  「嗯……啊……好舒服……这感觉……和下午一样……好舒服哦……」「舒服吧,我说圆圆,你这汗怎么越擦越多呢?」「讨厌啦!嗯……人都酥麻了……好舒服啊……」「那我就再快点,让你一次爽个够!」「啊啊啊啊……太刺激了……不行……不行了……人家受不了了……」「什么受不了了?」「就是……就是下面啦……嗯……感觉要抽筋了……啊……」我感觉到圆圆的屁股越收越紧,然后一下子一阵一阵的抽搐起来。呵呵,高潮了么,这是人生第一潮嘛,我的手停了下来,在她身边躺了下来,说道:「我说圆圆,你也爽了,老子可是累死了,这可都是纯体力活啊,老子可一点都不爽呢!」她喘着气,回答我说:「那阿宝想怎么样呢?」我说:「该换你伺候我了,我躺着,你把我全身都舔一遍吧!」「什么?全身都舔一遍?怎么舔啊?」圆圆惊讶地说道。

  「就用舌头舔呗,你就当我身上有巧克力,你要舔干净嘛!」「哦……那好吧!」圆圆爬到了我的身上,从头开始舔了起来。哇塞,这感觉,就好像小狗舔主人一般,不过这可不是小狗,是美女高圆圆啊,舒服,真舒服。这舔的我鸡巴又硬了两分。

  「乳头要好好舔,用舌头在乳头上画圈圈,慢慢地来!」我一边享受着,一边还进行现场指导。

  「哦……」圆圆像一个乖学生一般,边听边学,现学现卖。

  「再往下,舔大腿,大腿根部!然后再舔鸡巴,用嘴巴含住,含住后,用舌头舔龟头!还要上上下下的移动,像吃棒棒糖一样!」我靠,我这才能,还真适合去妓院当龟公。圆圆乖乖地实践着我的指导,虽然生疏,但是这处女的口交反而带来更大的快感。

  「舔完了,舒服了吧!」「一般般吧,谁说舔完了,你就舔了前面,后面还没舔呢!」说着,我就转过身去!

  「讨厌,你讨厌死了!」我心里想着老子今天也没洗过澡,一会她舔了老子的肛门,我再和她接吻,不就自己舔自己肛门了么,想想还挺恶心的。老子口味可清淡了!

  「算了,看你那么急躁,我们就开始正戏吧!」「讨厌!你才急!你才急死了!我才不急呢!」「好好好,我急,我急死了!赶紧躺下,两腿张开,老子要来了!」「切,我才不理你呢!」「哟呵,小妞脾气还挺倔,看大爷怎么收拾你!」说完,我就将她推倒在床上,亮剑,突击!

  「啊……疼……」

  【完】